第 19 章

推荐阅读: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身份证019荣光[电竞]温柔沦陷护短白富美掉入贫民窟之后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宋先生你又装病

    周六晚上,简糖还没到营业点,逢宁整个人没骨头似的趴在柜台。

    休息了会,运货的大哥将集装箱领回来放到店门口。逢宁被喊过去,现场清点完,她熟练地把酒水分类,烈酒,开胃酒,甜酒,果酒,鲜牛奶依次排开,摆到冷柜的网格层里。

    和彤彤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

    彤彤拿着湿毛巾,手脚麻利地擦清洁酒吧台和工作台,看逢宁颓靡的样子,“你来大姨妈了?”

    “是啊。”逢宁有气无力,一边记单子一边说,“肯定是昨天那根冰激凌惹的祸。”

    她经期不准,第一天第二天一般都特别疼。有时候难受的没办法了,恨不得用刀子捅到肚子里一了百了。

    看看墙上挂钟,估摸着差不多到点了,逢宁把店里的气氛灯都打开。

    没一会就来了一伙人,聚在角落那桌吆五喝六。

    有个小青年跑来前台问逢宁,“你们这儿有水烟吗?”

    “有啊,西瓜味,哈密瓜味,草莓味,蓝莓味,要哪个?”

    “你推荐一下呗,女生一般喜欢哪个味道?”

    逢宁想了想,“西瓜味吧,几根管?”

    “四根。”小青年扭扭捏捏,略带尴尬地说,“还有,你能帮忙烧点热水吗?我女朋友来大姨妈了,她想跟我们一起喝,我怕冰的她喝了肚子疼,所以想用热水温一下酒。”

    逢宁笑着说,“挺会心疼人啊。”

    找了个电热水壶,装满水,拿起装碎冰的玻璃碗上了楼,朝那桌走过去。她把插头插好,嘱咐道:“等烧开了就把水倒进这个碗里,还要的话去下面喊我。”

    小青年道了声谢。

    球形射灯三百六十度地往全场照射斑斓暧昧的光线,逢宁喝了口烫呼的红糖水,出了会神,忽然感觉脚被踢了一下。

    她抬头,“怎么。”

    刚刚送果盘的彤彤微微涨红了脸,指着门口,“有几个人找你。”

    他们等在台阶上,赵濒临穿着骚包紫T恤,嚼着口香糖。

    一看只有四个人,逢宁问:“孟桃雨呢,没来?”

    “她爸妈不准。”郗高原指了指旁边的女生,“我把我女朋友带来了。”

    “欢迎啊,进去坐。”

    澄澄灯光之下,江问又高又瘦。他今天穿的衣服款式简单干净,一看便知家世良好。

    彤彤帅哥雷达启动,眼巴巴望着那边,不自觉出声点评,“老天爷,那个男生可太帅了。”

    逢宁闲闲道:“帅吧,哈喇子稍微收收,要淌到下巴上了。”

    彤彤被说的回神,还是恋恋不舍的,“呜呜呜呜,他是你同学?有没有女朋友啊?”

    “有啊。”逢宁低头摆着餐盘,不太认真,“人家不仅帅,成绩还好,家里又有钱,女朋友也是个白富美,sobeautiful~”

    “我、靠,这么完美。”彤彤脸颊飘起一朵红晕,满脸都是向往的表情,“这、这一时之间居然都不知道该羡慕哪个。”

    逢宁亲自做了份酸奶水果捞。

    她去挑了几瓶口感不错的果酒,端过去。替他们布置好餐盘、纸巾、小灯,笑眯眯地道:“你们先玩,我这会还忙,忙完了来陪你们。”

    江问斜靠着,一只胳膊懒洋洋搭在桌沿。

    郗高原女朋友,林如好奇道,“她在这种地方打工啊?”

    郗高原不以为意,“这种地方怎么了。”

    “没什么,感觉有点...”林如没说下去。看他们玩了一会牌,她起身去上了个厕所。

    回来途中,被一个梳着背头的男人拦住搭讪,“小姐姐,能要个微信吗?”

    林如是个暴脾气,眼高于顶惯了,翻了个白眼,“让开。”

    “那我请你喝杯酒呗?”

    “滚开,我不想喝。”

    好不容易甩脱,刚回到位置上坐下。那个背头也跟了过来,手里还端了杯酒,好整以暇:“小姐姐,就请你喝杯酒,怎么还骂人呢。”

    背头后面跟着几个人痞劲儿十足,熟络地在他们的沙发上坐下,咋咋呼呼地喊,“你们几个人啊,我们一起玩怎么样?”

    赵濒临几个面面相觑。

    郗高原听林如说了刚刚发生的事,大为光火。冲动之下,他抄起手边一杯酒,泼到背头脸上,“孙子,你调戏谁呢。”

    背头神色一顿,安静两秒。

    桌子被轰地掀翻在地,杯子四分五裂的碎片溅开。

    郗高原喘着气,一左一右两个人压着他的后肩,他奋力挣扎着大骂,“傻X,放开爷爷。”

    远处传来喧哗,彤彤忙拉过正在和别人说话的逢宁,“宁仔不好了,出事了。”

    逢宁急匆匆赶到,借着周遭微弱的光线,她认出来,闹事的人里面有个是熟人。

    阿信抽了郗高原一嘴巴子,“小兔崽子,挺狂啊。”

    旁边桌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这个架势,都自觉散开。有的人看戏,还有的人掏手机。

    阿信手指向四周,大声一喊:“我看谁他妈敢拍。”

    眼见着闹起来。服务生来了又离开,过了一会,下面被清了场,往日热闹的酒吧安静地让人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阿信神色自若地玩着一把水果刀,彤彤吓得腿软,悄悄问赵慧云,“要不要报警?”

    赵慧云抱臂靠在一边,“报警没用,这群人不知道犯了多少事儿,随时准备跑路的。我们别惹,不然以后麻烦多。”

    逢宁独自站在阿信跟前,“信哥,这几个都是我同学,能不能先把他们放了。”

    “放了,那泼我一脸酒的账怎么算?”阿信打量她两眼,“我知道你,你是孟瀚漠妹妹?你认识他们?”

    逢宁点头,“对,但今晚这事儿和我哥没关系,我担了。”

    阿信身子往后一靠,环着手臂,浑不在意:“你担了?你想怎么担,担几个人,规矩知道吗?”

    “他们四个。”

    阿信看着她,考虑了两秒,“行,我今天就给孟瀚漠一个面子,算你三倍,十二杯,怎么样?”

    逢宁停顿一下,“可以。”

    阿信吩咐手下,“去挑酒。”

    彤彤跟着一起去。她有心挑一些度数低的果啤混在里面,被那人似笑非笑瞄了一眼,“妹妹,拿啤酒打发叫花子呢?”

    彤彤脑门留下一串汗,不敢再做小动作。

    很快,满桌黄的、白的、红的,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

    逢宁粗略扫了一眼,拿起其中一杯,“这些够了吗?”

    阿信扬了扬下巴,“差不多。”

    没等别人说,她自顾自一仰头,咕噜咕噜,喝干净了一杯酒。

    彤彤看着逢宁像没有知觉一般,一杯接着一杯。

    她想到刚刚被男朋友宠着喝温酒的女孩,心都在抽搐。

    窒息感从升腾到喉咙处,江问也被人按着。他使劲挣了两下挣不开,热汗从后背涌出,“放开我!别让她喝了!”

    林如哪见过这种场面,哭哭啼啼地,抽噎不止。

    逢宁当作什么都没听到,继续目不斜视,灌完了,继续去拿下一杯。

    江问脑袋被人摁着,呼吸不上来,觉得无力,“别喝了。”

    第十二杯,眼见着快要到底。

    旁边几个人已经被震到说不出话了,有人撇开眼,甚至没勇气再看下去。阿信也慢慢收了戏谑的神色。

    暗沉的光影交错,其他声音统统都消逝。逢宁什么都听不见,直到旁边的人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酒杯,“行了,够了,别喝了。”

    她停下,用手背抹一抹嘴角的酒液,竭力把声音镇定下来:“这事完了吗?”

    等到阿信终于点头,逢宁像是松了口气。她扶着东西往外走,东倒西歪走了两步远,跌跌撞撞冲出门口。

    钳制着江问的人冷不防,被他一把推开。骂咧声还没出口,他头也不回地追到酒吧外面。

    逢宁醉醺醺地扶着树干呕,地上一滩被吐出来的东西,白的夹着红血丝。

    腿软站不住了,就蹲下来。

    江问无措地伸手,想碰她,又不敢。笨拙地拍她的背。

    她不停催吐,吐到后来,喉道微微痉挛,什么都吐不出来了。逢宁大着舌头苦笑,“唉,果然,女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她勉力起身,却往后倒。

    江问垂首,下意识用胳膊箍住她的腰,防止她继续往下滑。

    逢宁已经完全没力气,恹恹地任由江问抱在怀里。

    一团朦胧中,他的衣衫凌乱,眼睛里全是慌张。即使意识不清,依然能感受到那失控的力道。

    “喂,你抱我抱的好用力...”逢宁整个身体都微微止不住地发抖,还在笑。

    她失去意识前,听到有人在耳边,一遍一遍地说对不起。

    夜晚降温降得厉害,马路上风大。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急吼吼拉开车门,把司机师傅吓了一跳,“怎么了?”

    赵濒临喊:“去医院!”

    “你别激动小伙子。”逢宁冒着浓烈的酒气,司机师傅闻到味,打下计表器,“喝了多少这是?”

    逢宁衣领已经被酒液打湿大半,唇薄苍白,脆弱地让人心惊。

    赵濒临坐在车上,扭头看向后座。从他的视角,只能看到她被人用手臂紧揽着,贴在胸口。

    视线移到江问脸上,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默默地转头,看向窗外。

    江玉韵赶到医院已经很晚。

    几个小崽子并排坐在外面,各个都是一脸沮丧样,负罪感全写脸上了。

    看到她来,赵濒临有些慌乱地站起来,喊了声姐。

    江玉韵心一沉,“发生什么了?小问呢。”

    郗高原一脸欲哭无泪,讲了一遍今天发生的事。

    “谁他妈的欺负到我弟头上来了,哪个酒吧?”

    江玉韵简直气到爆炸,咬一咬牙,拨了一通电话出去,“帮我查几个人,我明天不把那几个混混一窝端了老娘就不姓江!”

    见她发飙,几个保镖安安静静,无人敢开腔。

    打完电话,把手机递给助理,江玉韵平复了一下呼吸,“你们那个同学怎么样,没事了吧?”

    赵濒临摇摇头,紧张道:“洗胃了,还在里面躺着。”

    站在病房门口,江玉韵微微侧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自家弟弟坐在床边,前倾身子,抱着极大的耐心,用湿毛巾帮别人擦手,从指关节擦到手背。

    床上的人迷迷糊糊说了什么。

    江问迁就她的高度,额前的发滑下来,含胸凑近了听她讲话。

    咔哒一声,门轻轻推开,江玉韵停了一会。

    房间里飘着消毒水和药味。

    江问坐在床边,视线停在逢宁身上。他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对别的动静置若罔闻。

    她张了张口,最后什么都没说,反手把门带上。

本文网址:http://www.eunsm.com/xs/1/1787/8176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艳情成人小说全部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