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么美

推荐阅读: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身份证019荣光[电竞]温柔沦陷护短白富美掉入贫民窟之后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宋先生你又装病

    黛宁发现赵屿讲课很有一套,他并不拘泥于赵安安和赵平的课本,偶尔会讲几个带着道理的故事。

    男人声线清朗,两个小孩听得津津有味,连黛宁也忍不住听他说。

    只要黛宁不捣乱,赵屿也不会赶她走。

    雨还没停,一个年轻小伙穿着蓑衣跑过来喊:“屿哥!”

    赵屿抬眼看过去,是同村的刘栓。

    他小腿和筒靴上都是泥点子,赵平赶紧道:“栓子哥,进来坐。”

    刘栓打小和赵屿一起长大,小伙子浓眉大眼,看上去十分喜庆,他走进来笑道:“赵平,安安!”

    喊完人方才发现屋里还有个懒洋洋打量他的少女。

    那女孩穿一身紫裙,脖子上一条紫水晶项链,嫌弃地看一眼他身上泥水。本来还兴冲冲的刘栓耳朵红了红,一下不自在起来。

    赵平偷偷捂着嘴笑,大小姐还真是无差别嫌弃别人。

    赵屿知道大小姐谁也看不起,替刘栓解围道:“栓子,有什么事吗?”

    刘栓这才反应过来:“我爹弄了几尾鱼,让我带一条来给叔和姨补补身子。”

    他手中果然拎着一尾肥鱼。

    赵屿并不和他客套,亲自接了,把鱼放进水缸养着。那尾肥鱼十分鲜活,下水开始摆尾吐泡泡。

    赵安安细声道:“谢谢栓子哥。”

    刘栓眉开眼笑:“不谢不谢,屿哥没少帮衬我家里。”他挠挠头,有点儿不好意思,黑红的皮肤更红,“还有件事,我和小燕下个月要结婚,屿哥你们一家人一定要来吃喜酒。”

    此言一出,连赵平都忍不住“哇”了一声。

    赵屿露出笑模样,捶了下刘栓的肩膀:“恭喜。”

    刘栓看一眼黛宁,小伙子憨厚,道:“纪小姐有空的话,到时候也可以来瞧瞧热闹。”

    黛宁面露不屑,正要发言,旁边一只大掌把她嘴巴捂住。

    赵屿道:“她知道了。”

    刘栓看看赵屿,又看看说不出话愤怒挣扎的大小姐,一头雾水。

    “那我走了,你们一定要来。”

    刘栓再次冒雨离开,可以看出他的确十分高兴,不然不会一刻都等不及,来给大家宣布这件喜讯。

    等刘栓看不见影,赵屿才松开捂着大小姐嘴的手。

    黛宁呸呸两声,当场要炸毛。

    赵屿看她一眼,道:“人家结婚是好事,你不许说风凉话。”

    黛宁不满道:“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赵屿哪有不知道的,无非就是他们这些山里人庙小,供不起她这尊大佛。

    赵屿最近胆子越来越肥,黛宁生气地打他。

    赵屿知道是自己理亏,没动,等她打个够。

    赵屿见她气哼哼的,只好道:“你不想去可以不去。”

    黛宁本来不想去,被他这样一说,这下偏要去。

    赵屿如今对着她简直没办法,他道:“你那天不许捣乱,知道吗?”

    ——

    雨一下,就下到八月初。

    刘栓和小燕要结婚全村都知道,杏花村很少有这么喜庆的事,大家也跟着喜气洋洋。

    对黛宁来讲,最近也有件好事——

    钱叔从山外又调了十个保镖过来,现在她有个全副武装的十四人保镖团。不是她吹,对抗一个杏花村完全没压力的。

    一旦感受到安全感,黛宁又变成一点都不听话的大小姐。

    赵平有点儿不解,小声问他哥:“哥,我怎么觉得大小姐这两天,格外活泼。”

    用“活泼”简直委屈活泼这个词,大小姐这几天开始闹着要吃冰淇淋和冻荔枝,保镖团绞尽脑汁给她想办法,围着这个宝贝疙瘩团团转。

    赵屿道:“别理她,我们家给栓子准备的东西弄好了吗?”

    赵平点头:“鞭炮和肉都在屋里呢,鸡要都送过去吗?”

    “送吧,”赵屿说,“过段时间我去和人换几只小鸡崽给你和安安养。”

    “没事,哥。我不心疼,栓子哥结婚是好事,应该办得体面些。”

    见小弟开始懂事,赵屿心中很欣慰。

    赵屿进屋,给他爹娘也讲了这件事,他爹瘫着,说不出话,浑浊的老眼里几乎没什么光彩。

    赵母感慨道:“一眨眼,栓子都要结婚了,时间过得真快。”

    她是个苦命的女人,同时也有点多愁善感,本来是高兴,说着说着,看着大儿子,又想落泪:“都怪爹娘不好,这么多年,拖累你了。”

    赵屿给他娘拉了拉被子:“娘,别这么说,过两年我赚了钱,带你们去城里看病,到时候你们身体好起来,还能接着带小妹。”

    赵母想起什么,摇摇头,握住赵屿的手:“我身体什么情况,我自己清楚,你别花功夫。咱家的钱攒着,屿哥儿,你今年也十八了,要是看上哪家姑娘,到时侯去求求看。”

    山村里结婚早,往往先办酒席,有条件的时候再去领个证。

    赵屿没讲话。

    赵母有了这个念头,就停不下来,开始思索村里还有哪些适龄姑娘。

    “我听赵平讲,隔壁的恬妞儿对你很不错,你看……”

    赵屿打断她说话:“娘!人家看不上我们家的。”

    赵母嘴唇嗫嚅两下,显得有几分卑微难过。他们家什么情况,她自己也清楚,别的不说,单讲他们这一大家子拖累,就没几个姑娘愿意嫁过来。

    他们家屿哥儿明明比所有小伙子都长得好,也能干,可现在这些事还没个着落。

    赵屿知道娘在想什么,安慰道:“你别想太多,城里有些人二十□□都没结婚,我还早,到时候多赚点钱,想娶什么样的姑娘没有?”

    他顿了顿,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赵屿起身:“我去看看小妹。”

    ——

    没过几天,就是栓子和小燕结婚的日子。

    天还没亮,赵屿早早起床去随礼。他想得周到,趁着酒席没开始,他还可以去帮帮忙。

    栓子对好兄弟的好意十分受用,他高兴又紧张,五点钟开始,就往小燕家望了好几眼。

    赵屿帮蒸笼加着柴火,尽管他们这边十分穷,可是结婚还是挺讲究,蒸菜足足有八道,其中六道得是肉,数字寓意吉祥。

    天蒙蒙亮,栓子珍惜地换上新郎官红布裳,九点钟才能出发去接新娘子,现在还早。

    栓子一刻也闲不住,与赵屿讲话消磨时间。

    “屿哥,你有喜欢的姑娘没有?”

    赵屿看着火光,平静道:“没有,你也知道我家什么情况。”

    这话栓子不爱听,他反驳道:“我们这一批人,就屿哥你最能干,小时候我就觉得你将来铁定有出息,哪个姑娘嫁给你都是福气。”

    赵屿笑了一下。

    栓子小声道:“我听说你家和杜恬家关系还可以啊?”

    赵屿语气重了点:“你别乱说话。”

    “嘿嘿。”栓子笑两声,挤眉弄眼。

    说来也奇怪,提起赵屿的亲事,谁也不会想到住在他家那位大小姐。

    在村民们看来,黛宁遥不可及,在哪里都是要供起来的存在,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们村里的人。

    栓子问:“纪大小姐会来吃我和小燕的酒吗?”

    赵屿点头:“她说她会来。”

    赵屿帮刘栓把活干得差不多,再过一会儿,栓子要去迎接新娘。赵屿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变了变,低声道:“栓子,我回家一趟。”

    “去接赵平和安安吗?好的。”栓子憨厚道,“放心,我知道叔和婶不方便过来,我专门让我爹娘给他们留了饭菜,一会儿屿哥你带回去。”

    “嗯。”赵屿没多解释,迎着晨光,走回家。

    赵安安和赵平早早就收拾好,只等着时间差不多,两兄妹就自觉去栓子家,如今看见哥哥回来,两个娃都很惊讶。

    赵屿道:“赵平,你带着安安先过去。”

    赵平没多问,拉着小妹先走。

    赵屿走到自己原本那个房门,深吸一口气敲门:“大小姐。”

    好一会儿,门被人拉开。

    赵屿看清楚房间内的少女,纵然有心理准备,他依旧愣住。

    大小姐一身金色礼服,十厘米的同色高跟鞋一穿,身高直逼赵屿下巴处。

    她像只开屏的小孔雀,整个人艳光四射。

    大小姐说:“你做什么,打断我化妆啦。”

    赵屿抿唇:“纪黛宁,衣服换了,找一身低调点的。”

    黛宁把门一关:“我才不听你的。”

    头可断,血可流,美貌不可丢。她经历了毁容有多疼,更加珍爱自己的容貌。

    赵屿皱眉,要是真让大小姐这样出去,今天大家也不用看栓子的新媳妇小燕,索性变成大小姐的个人秀算了。

    栓子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赵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新娘心中留下这么重的阴影。

    “你不换衣服,今天就别去了。”

    黛宁在屋里挑项链,闻言不屑道:“你以为你谁啊,我想去的地方,谁也拦不住。”

    敢这么和赵屿讲话,显然是十四人保镖团加持的作用。

    赵屿沉下眉眼:“纪黛宁!”

    “小点儿声,人家没聋!”

    赵屿拿她没办法,压下心头火和她讲道理:“大小姐,今天是栓子和小燕结婚,你也知道我们村很穷,大家都穿得不好,栓子和小燕只能穿红布衣,你这样去,会让新娘难堪。”

    黛宁是讲得通道理的人才怪。

    她道:“你们穷,她穿得不好,是我的错吗?这是什么道理,她穷我就要表现得比她更穷啊?我才不。”

    赵屿实在没法了,低声道:“纪黛宁。”

    黛宁拉开门,打扮得漂漂亮亮,看也不看赵屿,就要带着保镖团去参加喜宴。

    话说农村传统喜宴,她还没见过呢,怪期待的。

    赵屿握住她手腕,声音再次降低两个度,无奈哄她道:“大小姐,你这么美,小燕见了你会自惭形秽。毕竟这是她的人生大事,你乖一点,不要闹好不好?”

    黛宁稀奇地回头。

    她问识海中的青团:“我没听错吧?”

    青团没眼看,闷声开口:“没有,他夸你美。”

    黛宁瞬间乐了,两辈子,她还是第一次听赵屿承认她美。她记得上辈子初见赵屿时,他手下已经有两个小公司,态度不卑不亢,从不多看她一眼,更被提夸她。

    黛宁捧着自己小脸,喜滋滋凑近赵屿:“我真的那么美呀?”

    赵屿看着她,喉结动了动:“嗯。”

    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个字,他难得觉得有几分羞耻。赵屿别开眼睛,道:“穿普通一点。”

    “你求我呀。”

    反正他都麻木了:“我求你。”

    黛宁被哄得顺了毛,骄矜点头:“好吧。”

    赵屿微不可察弯了弯唇。

    大小姐讨厌是挺讨厌的。

    哄……也挺好哄的。

本文网址:http://www.eunsm.com/xs/1/1779/8176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艳情成人小说全部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