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推荐阅读: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身份证019荣光[电竞]温柔沦陷护短白富美掉入贫民窟之后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宋先生你又装病

    陈砚显听完沉默了下,接着目光落在她脚上,似是犹豫了会,还是上前,把手里鞋子放到她脚边。

    “那你穿吧。”

    “......”这下轮到周鲤沉默了,她看了看还浸着水的鞋面,又看了看陈砚显,最后纠结几秒,小心试探伸出脚穿进鞋里,只一瞬,立即抽出来飞快后缩。

    “好冰。”她畏惧地轻嘶一口气,然后抬起眼瞅着面前的陈砚显,踌躇片刻,小声心虚。

    “陈砚显,要不你还是背我吧...”

    “.........”

    他认命蹲下,周鲤这次再也不敢有什么屁话,立即二话不多就趴了上去,还刻意放软了语气。

    “陈砚显,我很轻的哦,你再忍一忍就到了。”

    “知道了。”他无奈道,周鲤见状伸手拍了拍他脑袋,用作安慰。

    “乖,你辛苦啦。”

    “.........”她以为在骑马吗?陈砚显无语。

    月色下,两人在慢慢行走,身影渐渐拉远,影子长长投在草地间。

    陈砚显托着她两条腿,手里提着周鲤的鞋子,神色平静没有波澜,周鲤圈着他的脖子,在后头不停地说着话。

    “陈砚显,你累不累?累了就告诉我哦,我可以自己下来单脚跳。”

    “......”

    “你渴吗?要不要喝水?但是现在好像没有,你再忍一忍,集合点就要到了。”

    “......”

    “唉。”过了会,又听她忧愁地叹了口气,“我们线索也没办法找了,我还不知道凶手是谁,完全没有头绪。”

    夜里温度低了点,一阵凉风吹来,带着淡淡冷意,周鲤突然缩了缩,抱紧他脖子。

    “陈砚显,我突然有点脚冷。”她贴在他耳边,声音弱弱的,不复先前生气勃勃。

    “......”陈砚显这下动作稍停,侧过脸来看她一眼,低下头,“下来。”

    “啊?”

    他两只手松开,周鲤连忙从他身上滑下来,单脚踩在地上,只见陈砚显脱下自己身上的衬衫,仔细把她光着的那只脚包好,裹得严严实实。

    “行了。”他重新背上周鲤,这一次,耳边安静了许多,后头的人突然不说话了。

    陈砚显微微疑惑,正想开口询问,周鲤的声音又再度响起,莫名染上了惆怅。

    “陈砚显,突然发现你好好哦。”

    他在心底冷笑一声,正想说“你才知道吗?”周鲤话语再次传来。

    “是我以前错怪你了,觉得你小气刻薄难相处还臭脾气,曾经一度担心你到新学校会被人打,我都想好该怎么在病床前教育你了,没想到...”她正感慨得专心入迷,只见陈砚显脚步顿住,停在了一片漆黑脏污的沼泽前。

    “周鲤,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丢下去。”

    “............”原来刚才一切都是幻觉,这才是现实。

    两人抵达林中间那座小屋时,已经来了有不少人,屋子里看起来是被提前收拾过,门口挂着推理社的牌子,从里头透出橘色灯光,在这漆黑深夜,有种童话的梦幻感。

    正中间是张大桌子,被围满坐了半圈人。

    陈砚显把周鲤放下,她蹦跳着过去坐好,方学姐笑眯眯给她倒了杯水,有人已经开始在分析拿到的线索,还有些甚至想互相交换,整个房间嘈杂热闹。

    周鲤正竖着耳朵听着,陈砚显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吹风机,独自在角落里给她吹着鞋袜。

    “咦,哪来的?”她惊奇,方学姐在一旁解释,“哦,这个,之前这间屋子很潮,所以就带来把那些桌椅稍微吹干。”

    “真是雪中送炭。”周鲤感动得抓住了她的手。

    陈砚显在忙碌中抽空哼了声。

    周鲤听见,连忙嘿嘿一笑,讨好道:“你是救命之恩!”

    他脸色好看了些,收起心神,专注加快手里动作。

    “咳咳,大家都到齐了吧,我点下名,待会正式开始推理环节。”方学姐站了起来,拍拍手,把所有人注意力吸了过去。

    “每组派一个人出来阐述自己推测的凶手,并且要详细说明作案过程和找到的相关证据,由线索最高的那一组先开始!”

    一经统计,陈砚显他们组排在倒数,原因是他们两个后来几乎没有找到过新线索,而另外三人也效率不佳,不过好在有新收获,除了纸条上的提示外,还找到了几件类似证据的东西。

    分别是一枚碎裂的护身符,以及一个哭泣的洋娃娃,后头有几个红色大字,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写上去的。

    ――“妈妈救救我。”

    周鲤看着这两样东西就觉得诡异得不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在这温暖灯火通明的房子里,硬生生感觉到了一股寒气。

    第一组已经开始分析线索,最后把凶手锁定在妻子弟弟身上,原因是他们找到了伯爵家暴妻子和女儿的证据,而事发当天,女儿又遭受了毒打,和妻子两个人躲在了房间里反锁着门一直没出来。

    通过他们找到的线索,可以证实妻子的弟弟早已发现了这件事情,对伯爵心怀不满,甚至还购买了刀具和毒药。

    其他人有跟票的权利,赞成他这个结论的同时就代表放弃了自己的发言机会,如果答案正确,将会得到另外的小礼品一份,错误的话感谢参与。

    他们的结果一出,其他组顿时纷纷跟票,还补充了不少证据,所有的苗头都指向了妻子弟弟,粗略统计一下,有将近大半参与者投了附和票。

    最后答案没有公布,而是由顺序下去第二组开始发言,他们有点强弩之弓的意思,硬是把看门者指认为凶手,原因是他们找到了他和某个人的联系,在墙壁上留下的神秘话语。

    “东西我已经毁了,接下来万无一失。”

    一轮下来,除了少有的两个人没被认为是凶手外,其他都被指认了一遍,大概是想瞎猫碰上死耗子,赌一把。

    到陈砚显这里,他们几个组员各自面面相觑,都毫无头绪,所有人目光都放在他脸上,陈砚显前两分钟才把她鞋子烘干,此时手里握着那枚护身符研究,指腹在上头摩挲着,看得周鲤心惊肉跳。

    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她是碰都不想碰一下。

    “凶手是他的妻子。”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只能跟票时,陈砚显突然语出惊人,第一组那个发言人首先跳了出来反驳。

    “不可能!我们有她案发时不在场证明,她全程都和女儿待在一起,怎么可能分出身体去作案。”

    “因为她早就已经死了。”陈砚显把手里那枚护身符展露了出来,神色平静得仿佛不是在揭露匪夷所思的真相,而是阐述着某种寻常话语。

    “她在几天前的家暴中死亡,留在那里的只是鬼魂,为了保护仍旧被虐待的女儿,杀死了伯爵。”

    “这枚护身符底下刻着伯爵的名字,不出意外的话,和看门者联系的神秘人也是她,护身符是被看门者毁坏的。”

    “这应该是第二次作案,伯爵早有防备,所以才会让人制定了这枚护身符,只是他轻视了一位母亲保护女儿的决心。”

    陈砚显说完,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愕,难以置信过后又深思,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得到了解释,这样的结果似乎才是真正的答案。

    空气忽的安静,大家都不约而同陷入思索,一道声音响了起来,还是最开始那个人,不愿轻易认输。

    “那证据呢!就凭这个护身符吗?”

    “关键性证据...应该在他们手里。”陈砚显思忖两秒,指向了跟票的其中一组,走过去手指在线索里头翻捡了一会,拎出一张纸,和寻常的小纸条提示不同,像是从日记本里撕下来的,是小女孩的日记。

    ――“今天又看到了妈妈,她身上的伤几天了还没好,我想去抱抱她,但是怎么也抱不到。”这里画了一个哭脸,接着还有最后一句。

    “她进去了爸爸房间,外面天还没亮,黑黑的,我希望永远都不要亮...”

    后面的小半部分被撕了下来,戛然而止的话语让人云里雾里,因此当他们拿到这份提示的时候只当做是一个小女孩的童言稚语,完全没有把里面内容放在心上。

    但被陈砚显揭开真相之后,一切都可以串连上来了。

    被撕掉的部分在另外一组里面找到,连起来完整的是这样一句。

    ――“我希望永远都不要亮,这样她就不会消失了。”

    因为陈砚显证据不足,是由其他组提供的,方学姐索性大手一挥,给每个人都发放了小奖品,权当参与福利,这个结果,不仅所有人皆大欢喜,也给推理社拉了好大一波好感,当场就有人在咨询参加社团的事宜了。

    方学姐笑开了花,在活动解散前还偷偷把周鲤拉到了一边,给她塞了份包装漂亮的小礼物,压低声音像做贼一样。

    “小鲤鱼,这次多亏了你,这个姐姐送你的,和男朋友长长久久的哈!”

    “什么东西...?”

    回去路上,周鲤就忍不住把礼物拆了,似乎是社团原本准备给获胜者的奖品,结果因为这一出没有送出去,但最后还是殊途同归,到了周鲤手里。

    她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对钥匙扣,外观做得格外精致,两个Q版的小人胖乎乎挂在上面,粉色女孩笑眯眯的,蓝色的男生绷着一张脸,看起来严肃的模样。

    倒是有几分陈砚显的神韵。

    周鲤睁圆眼,立即把这个钥匙扣提起来放到他面前,惊奇道,“陈砚显,这个长得好像你哦!”

    他望过来,目光落在她手里小人上几秒,接着看向盒子里的另外一个,视线定在女生笑脸上不动了。

    “这是学姐送给我的礼物。”周鲤见他抿唇不语的样子连忙说,然后把手里这个钥匙扣往前一送,十分大方。

    “刚好有两个,你一个我一个吧!”

    “我不要。”陈砚显面色不动地拒绝,周鲤也没怎么失落,只是马上把手收回来低头嘀咕,“好吧,那我看看我们宿舍有谁需要的送给她们好了。”

    “我说我不要这个。”陈砚显指了指盒子里的粉色小女孩,提醒,“我要这个。”

    “不行!”周鲤一听,立马就拒绝了,警惕地护着怀里盒子,瞪着他。

    “粉色的这么可爱,长得就和我一样,当然应该属于我啦。”

    “你――”她再度把蓝色那个往他面前一送。

    “你们才是一对。”

    “周鲤。”陈砚显沉声警告,微眯起眼睛,“我再说最后一遍...”

    “给你啦给你啦。”周鲤毫无抵抗之力,径直把盒子塞到他怀里,大步往前走。

    “烦死了。”

    “你回去记得把蓝色那个戴上,我明天要检查的。”陈砚显在后头漫不经心说,手指碰了碰钥匙扣上粉色小女孩的脸,心满意足。

本文网址:http://www.eunsm.com/xs/1/1771/8176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艳情成人小说全部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