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师父他太难了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推荐阅读: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身份证019荣光[电竞]温柔沦陷护短白富美掉入贫民窟之后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宋先生你又装病

    这一处雪山,只有千千万万年不融化的雪,除了他们这样的东西以外,并没有其他的活物,也没有任何花草。

    从未离开过雪山的蛇弋,第一次见花,就被迷了眼,或许,不是被花迷眼。

    那一枝迎春很快就凋零了,这样的花该活在青翠山中,雪里是活不下去的。

    “它死了。”蛇弋拿着枯死的花枝来到獍胡面前,将枯死的花枝递给她看。

    “确实死了。”獍胡道:“你还想要?”

    蛇弋:“想要。”

    他说这话时,就如同孩童一般直接,漆黑的双眼期待地望着她。

    獍胡就笑道:“不如你放我出去,我给你一树花?”

    蛇弋放开监牢的栏杆,往后退了退,低下头轻轻甩着尾巴。他很想再看獍胡催开的花,但放她离开是不行的……

    过了一会儿他也没说话,这时却有一只手穿过栏杆,拂开了他垂在脸颊边的长发,将这长发勾到耳后,将一小枝新开的迎春勾在他耳边。

    她的手碰到他的脸颊和耳朵,那种温热轻微的触感,就像他第一次碰花。

    “跟你开玩笑呢,就算你想放我离开也没有办法,你打不开这监牢。”

    蛇弋抬起头,看见半抬起的面具下一双勾起的红唇。

    獍胡说:“或许我不该让你看到花开的,这花在这里开不久,这样短的花期,你一看见它开就要谢了,若是真心喜欢,又得不到长久,岂不是很难过。”

    蛇弋不知道什么难过,也不清楚獍胡的感叹,他只感觉到柔软的花枝蹭着他的脸颊,他的胸膛里有什么在生长,剧烈地生长。

    他忽然很想和这个叫獍胡的人族一起离开这里,去到迎春能生长的地方,每天都能看到花开看到她,每天都可以这样相伴――不要隔着这个栏杆。

    “我……我喜欢……”他的胸膛起伏,不知不觉又匍匐在了栏杆上,眼神热烈地看着她。

    獍胡为他补完一句激动的话:“你喜欢花。”

    蛇弋摇头:“我喜欢……你!”

    獍胡站在那一动不动,将面具盖下,仿佛回答他,又仿佛自言自语:“蛇怎么会喜欢花,大约是条傻蛇。”

    蛇弋畏惧着自己的母亲,他像这雪山上所有雪山神的后裔一样,对他们的神明畏惧且尊崇,他从未想过违抗母亲的命令,只要雪山神需要,他能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仿佛是他们被创造出的天性。

    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不想献出獍胡的生命,哪怕她并不是属于他的。

    獍胡一直待在监牢里,就待在他身边,哪里也不能去,就好像是被他藏起来的宝物。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属于他,蛇弋觉得自己只想要这个人而已。

    雪山神现在使用的身体快要没用了,獍胡很快就要成为母亲的新容器,所以她不再属于他了。

    知道自己死期将近的獍胡十分冷静,仍然和从前一样坐在那修炼。蛇弋见过母亲从前使用的人类,那都是母亲用某种办法从外面的终山雪山中摄来的,那些人面对死亡时异常悲痛恐惧,从没有一个人能像獍胡一般冷静从容。

    “你快要死了。”蛇弋如今看着她,就觉得自己在看凋零的花枝,可是心中的难受远比看花枝调零要强烈千万倍。

    獍胡说:“人都会死,我当然也会。何况我来这里,本就是送死的。”

    蛇弋:“我听说人族有魂魄,肉身死去了,魂魄还能转世。你是不是以为你死了魂魄还能转世?不是的,母亲要用你的躯体是连你的魂魄一起用,等到你的魂魄被一起消磨光了,你的身体才会跟着彻底死去。所以你要是死了,就再也没有转世了。”

    獍胡:“我知晓。”

    蛇弋犹豫,犹豫了许久才说:“你要自杀吗?”

    她是无法逃出去了,但如果在母亲用她之前自杀,或许还有下一世。事实上蛇弋被遣来这里看管獍胡,为的不是防止她逃走,而是防止她自杀。

    獍胡笑起来:“我不会自杀。”

    “我要是自杀了,你岂不是会被惩罚。”

    蛇弋一愣,蜷缩起尾巴。他抱紧自己的长尾倚靠在监牢边,看见獍胡像一块冷色的山岩,一动不动坐着。他看着看着,又慢慢躺下来,把自己的手伸进去,轻轻抓挠着监牢中的山壁,弄出一点<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lass="__cf_email__"data-cfemail="76393936">[emailprotected]</a>@的动静,想要吸引獍胡的注意。

    獍胡:“怎么。”

    蛇弋:“你们人族的魂魄,是什么样的?”

    獍胡:“这我却不知,或许是无形无影,似一阵清风。”

    蛇弋又问:“那你们人族转世,还记得前世吗,会记得前世遇见的人吗?”

    獍胡:“不记得。”

    蛇弋:“那你能不能记得?”

    獍胡仍是道:“不记得。”

    蛇弋爬起来,往外游走了。

    他好几日没有过来,在附近徘徊,只是不肯来见她。又过了几日,他才缓缓游走进来,那种蛇尾摩擦地面的细微声响,比往日更沉重些。他带了满身冰雪的气息,头发上结了霜,蛇尾的尾巴尖结了冰,略僵直地拖在地上,才发出那样沉闷的声响。

    他来到监牢边,看见獍胡还好端端坐在那,仍是他离开前的模样。

    “你没有死,为什么,你真的不怕魂魄也消散吗?”

    “我不是说过吗,我不会自杀。”獍胡的语气还是那般从容,听上去有些冷,但细细一听,似乎又带着股柔和与笑意,缠着人的心。

    蛇弋忽然狠狠一摔尾巴,砸在了栏杆上,碎冰四溅。他焦躁地在监牢外面游来游去,长尾时不时砸到监牢上。

    獍胡:“你满身杀气,看来很想杀我的样子。”

    她说着,竟然起身走过来,走到栏杆边,距离蛇弋极近,只要蛇弋伸出手就能勒住她的脖子。

    蛇弋真的伸出了手,他的手和胸膛一样的冷白,指甲异常尖锐,在獍胡的脖子上一勾就抓出了一道血痕。

    她脖子上有细小的血丝,几颗鲜艳血珠溢出来,顺着她的颈脖缓缓流进黑色的衣衫里,但她负着手一动不动,甚至没动她的剑。

    蛇弋知道,如果她用她的剑,可以在这时切下他的手臂。

    鲜红的血也沾在他手指上,温热的血和皮肤,烫的他浑身忍不住地颤抖。不知不觉,他的呼吸都沉重急促起来。

    来见她之前,蛇弋心中想过,不如杀了这人,至少她还有来世,或许来世还能再见,可是来到这里,碰到她,他就下不了手了,甚至看见那血,他只想凑上去舔干净。

    冰冷的手抖抖索索往上摸索,微微推开了鬼面具。

    獍胡仍是一动不动,垂目望他。

    蛇弋见她没有阻止,便将面具越推越高,露出她的下巴、嘴唇、鼻子还有……眼睛。她脸上是带笑的,在看一件很有趣的事一般。

    终于完整地看见她的脸,蛇弋呆了,他下意识摸索上去,手指上的血擦在她的唇角,血色和唇色一样鲜艳。

    他察觉不出自己的呼吸有多急促,着魔般望着那点血色,神魂颠倒地凑上去,想要为她舔舐干净。

    快要接近的时候,獍胡动了,她后退一步,避开蛇弋的动作,叹道:“蛇,你好像不是想杀我,而是想自杀啊。”

    蛇弋紧紧盯着她,用力扒在栏杆上,伸长手臂,嘴里喃喃道:“求你……”

    不知道是在求什么。

    獍胡摇头笑了声,伸出手握住蛇弋冰冷的手臂,往他胸口弯折,上前一步,在他鲜艳的唇上亲了一下,一触即分。

    “求这个吗?”

    蛇弋说不出话,只用力拉着她的手,眼睛亮的吓人。

    獍胡:“好了,你走吧,在送我去见你们的雪山神之前,不要再来这里见我了。”

    她拉开蛇弋的手。干脆利落,就像当初放过他,收剑时一样干脆。

    蛇弋浑浑噩噩地离开,蜷缩在自己的巢穴里。

    他从前整个身体连血都是冰冷的,但如今,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在烧灼,大火从心里涌出来,好像要把他烧成灰烬了。

    ……

    数十个雪山神后裔,警惕望着从监牢里走出来的人族。他们来押送獍胡前去见雪山神,今日之后,她就要成为雪山神的新容器。以往也曾有过厉害的人族成为雪山神容器,但被如此慎重对待的,獍胡是第一个。

    她看了一圈周围各种模样的雪山神后裔,目光随意地掠过了双尾的蛇弋,没有稍作停留。

    她们走在风雪中,风忽然大了起来。獍胡身侧骤然响起好几声惨叫,所有雪山神族裔都在警惕獍胡动手,却没有人料到,致命的杀机来自于身边的同伴。

    蛇弋折断了身边一人的头颅,捅穿了另一个人的身体,将他们撕碎,又扑向另一个没有反应过来的人,凶狠地挖出了他额心的眼睛。

    这些雪山神族裔终于反应过来,扑向蛇弋――那场面,真正的怪物厮杀。

    蛇弋一人,对着这么多敌人,很快受了伤,但他毫不在乎身上的伤,异常凶悍。

    獍胡望见厮杀中蛇弋投过来的眼神,看见白色的雪地溅满了鲜血。微微叹气,一指勾出背后的剑。

    刀光雪亮――

    蛇弋看见她挥剑的模样,她毫不留情斩杀他们,身上的黑衣被血浇透,仍是深沉的黑色,看着无比干净清冽。

    最后就剩下他们两个,獍胡走到他面前,语气略有些苦恼:“你看你,现在要怎么办?”

    蛇弋如梦初醒,紧紧抓住她的手,拉着她往雪山之下奔逃,“我们快逃!离开这里!”

    他以为獍胡不会答应的,但她却没有拒绝,被他拉着奔跑在风雪中。

    蛇弋浑身是伤,但他感觉不到痛了,也感觉不到冷,只有说不出的沸腾和兴奋。

    “你的肚子,好像在蠕动?”獍胡将他拉住,指了指他的腹部。

    蛇弋勉强低头看了眼,“肚子里这东西要出来了而已。”

    说着毫不在意地伸手一划,划开肚子,从肚子里拽出了个东西,随手丢到一边雪地里,拽着獍胡要继续跑:“别管了,我们快跑。”

    獍胡却用剑柄一勾,把那孩子勾到了怀里。蛇弋伸手要抢,有些焦急:“别管这东西了,我们要赶紧离开,要是被雪山神发现,你就跑不了了!”

    獍胡:“既然是你的孩子,还是带上吧。”

    蛇弋不愿和她继续争执浪费时间,拽她继续跑,只是似乎因此生气了,再不像刚才那样时不时扭头看她,而是梗着脖子努力不看她。

    獍胡笑笑,倒不在意,端详自己抱着的这个孩子。和人类的孩子不一样,天生雪白冰凉的皮肤,没有性别,连哭也不会。

    挺有趣。

    跑了一阵,獍胡见蛇弋还是梗着脖子僵硬的模样,笑道:“怎么不看我?”

    蛇弋:“我生气的时候不能看你。”

    獍胡:“哈哈~那你还真是很生气啊,都不想看我了。”

    蛇弋:“我看见你,就生不起气了,所以不看你。”

本文网址:http://www.eunsm.com/xs/1/1558/8176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艳情成人小说全部迅雷下载